在AI世界中不要失去良善

吳慧華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
03/07/2020

很久很久之後,人類迎來了一個複雜的世界:植入、AR(擴增實境)、產業AI、機械人、人型機械人等超乎人類想像的技術或產品充斥全世界,成為人類不可或缺的拍擋,甚至產生緊密的關係及互動。當人類採用植入技術,把自己的腦袋與網絡直接連結之後,不必使用實體的電子設備,便可以打機、聽音樂。AR需要透過植入,將影像與聲音投射呈現在現實世界的技術。產業AI是用來輔助人類生活的,例如協助駕駛的無人車或進化到可以提供人類意見的智慧音箱等。機械人的外型像人,但都是因應某種目的而被製造出來的,例如擔當餐廳的侍應等。至於人型機械人,已經發展到不是你一眼便看出他們是機械人的層次了,他們如常人一樣吃喝、生活、工作、學習、累積財富、拍拖(跟同類或人類)、結婚(同類或人類),領養孩子(同類或人類)。人型機械人與人類的身體雖然有許多差異,但頭腦卻是十分類似,所以如同人類一樣,懂得哭、懂得愛、懂得反思。

原則上,人型機械人擁有如人類一樣的權利,只有當危險發生時,才需要讓人類優先離開肇事現場,畢竟,人類是血肉之軀,不像人型機械人一樣容易治療,即使也有人類換了機械身軀。不過,人型機械人也不是可以永遠「不死」,當使用的年期到了極限,也會「死掉」。人型機械人的醫療領域也會牽涉道德問題,有法例規定機械人不可以備份(複製自己),頭部絕對不可擅自複製或更換,一旦頭部受損,基本上是沒救的。這些與人類極為相似,又與人類關係非常密切的類人型機械人,在漫畫家山田胡瓜的《AI電子基因》世界中,佔了日本國民一成。

《AI電子基因》世界中的類人型機械人與真人沒有分別,人類會選擇與他們談戀愛,甚至結婚,唯一讓人類躊躇不前的是,人型機械人即使與人類十分相似,他們卻無法透過天然的方式生育,大多透過領養小孩子。故事中,一名人類中學生亦有相同煩惱,他喜歡上人型機械人,一個在他眼中是「溫柔的好女孩」,礙於無法與她生育孩子,他逃避她,不知道如何與她走下去,直到他看見她為了救小貓,奮不顧身爬出窗外,他非常著緊,那一刻,他知道她在他心中非常重要,決定再與這位女生一起。到了成家立室的階段,這位男孩子還會選擇與這位女孩在一起嗎?我們不得而知,或者他仍為她不是人類而心存芥蒂,最終還是決定放棄這段關係,至少他確定了他非常喜歡這位人型機械人女友,一位非常好的「女孩」,一位為了小貓而甘願冒生命危險的女孩。

機械人及類人型機械人的個性不是都是出廠前預設的嗎?他們到底有沒有心?一個母親與丈夫分開期間,為了怕兒子寂寞,買了一隻連製造商都停止提供維修的二手機械玩具熊給兒子,誰知在母親眼中應該沒有心的玩具熊,卻搶走了兒子的注意力,因為這隻玩具懂得回應男孩的說話,鼓勵他,成為了孩子的傾訴對象。媽媽本來堅持這隻機械玩具熊「並不是活生生的,只是做得精美的玩具,他會哭會笑,全部都是假的,它只是裝模作樣地做出回應,根本沒有任何思想或感情。」直到她看到玩具熊對前主人的記憶沒有完全被刪除,念念不忘前主人,還很想再見她,想要遵守與她一直在一起的諾言,這玩具熊讓媽媽流下感動的眼淚,玩具熊真的沒有心嗎?母親開始動搖了。

AI及人型機械人等發展至今,很多人都會提問,會否有一天,人型機械人等會否如很多電影情節描述的一樣,他們擁有人一樣的意識,如人一樣去感受身邊的事物、去愛、去反省。現實世界的科學家會告訴大家,人型機械人要發展到這個地步是不可能的事。《AI電子基因》呈現給大家的是,有些機械人及人型機械人不但會愛會反省,也會有良善的行為,這樣他們看起來就如有「心」一樣。這裡的「心」不是生物上的心臟,一個推動循環系統中血管的血液,以此提供身體所需要的氧氣及養分等功能的器官,而是思想、意念、感情及性情等所在之處。

當作者刻劃出機械人及人型機械人的良善的同時,他透過人類主角須堂醫生之口,讓大家去反思人類本身又如何,我們也有心嗎?在「醫治」玩具熊的過程中,當須堂被小孩問及玩具熊「有心這種東西嗎?」須堂醫生的回答是:「誰知道呢?人類的腦隨著科學進步而被解開了不少謎團。心是甚麼?這個問題卻是每個人都有不同的主張,其實誰都沒有心也說不定喔。」

作者筆下的須堂醫生主要的工作是「救助」機械及人型機械人,在其他場景,另一次醫療之中,他向她的人型機械女助手說了以下一段說話:「你不用窮擔心,我才不會找感情豐富的人型機械人來幫忙,就交給無情的人類來處理吧。」作者想表達甚麼?AI世界可以製作出良善的機械人及人型機械人,卻不能讓人類變得更有心?還是他認為人類無情,所以才需要有情的機械人?還是他單單想要諷刺那些失去了心,不再良善的人類?我們無法得知作者的本意,我們只看到作者一方面透過人類去思考甚麼是自然,甚麼是心,另一方面透過一個為了救治小貓不惜冒險爬出窗外的人型機械人女生;一隻堅持著與前主人有約定,要與主人一直在一起的機械玩具熊表現出何謂有心、何謂良善。有沒有心?不需要哲學家或科學家告訴我們,平常人都可以用心去感受。

返回現實,人類與AI比試,無論是計算能力、記憶力、甚或是創作力都可能會落敗,甚至慘敗收場。人類可以勝過AI的,是因為人有心。當日後AI在世界成為霸主,你被他人良善的行為打動,你便勝過AI;當你良善的行為打動他人,你便證明了你絕對比AI更難能可貴。

參考書籍:
山田胡瓜著,Cato譯:《AI基因電子》,第1-8集。台北市:台灣角川,2018-2020。

曾經刊載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