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會監察

賭波年青化 問題更嚴重 兩成受訪少年11歲前賭博

歐陽家和
明光社項目主任(通識教育及流行文化)
23/07/2018

四年一度的世界盃,提醒著我們賭波合法化又過了四年,不經不覺到了第15個年頭(2003年8月1日,政府正式將賭波合法化)。政府透過平和基金的研究,企圖描述一幅「越來越少人賭博」圖畫。

賭波才睇波 睇來幹甚麼?

歐陽家和
明光社項目主任(通識教育及流行文化)
05/07/2018

有沒有試過與朋友睇波,你一邊支持心愛的隊伍或某一球星時,你身邊的人卻很可能想你所支持的被罰黃牌、紅牌、被換出場?又或者你在欣賞球賽,為兩隊不斷互有入球,而感到非常緊張,不過你的朋友一看見入球就爆粗,甚至投訴為何入球數目那麼多……?

四成四賭徒十八歲前已賭博 病態賭徒最多透過馬會落注

歐陽家和
明光社項目主任
06/07/2017

政府對遏止賭風無誠意,上月再次靜悄悄地發表由平和基金於2016年委託理工大學進行的「香港人參與賭博活動情況」研究報告,並只發出簡單的新聞稿。

監察賭風不能鬆懈 慎防馬會伺機而出

歐陽家和
明光社項目主任 (通識教育及流行文化)
13/01/2017

傳說,莊家有一個特性,就是永遠不會輸。莊家可以透過設定遊戲玩法、賠率,以及不同的潛規則,令自己變成最後的贏家。而跟他對賭的人,永遠只能做輸家。一個道行高的莊家,除了視乎他能賺多少,更在乎他如何為其客人營造發財夢,以達其「普渡眾生」的效果,就算客人輸了整副身家也覺得很開心。

馬會也有賭輸時

歐陽家和
項目主任(通識教育及流行文化)
16/11/2016

馬會報稱,2015-16年本地投注總額超過2,000億,賽馬投注超過1,070億,足球博彩佔868億,六合彩投注額則有超過85億。與去年相比,足球和六合彩的投注額上升一成。[1]然而,有評論員卻指出,馬會贏頭輸尾,因投資組合造成虧損,最後居然倒輸。

聲明:反對政府批准馬會增加五天賽馬日和受注八天海外賽事

政府早前宣佈批准馬會增加賽馬日五天,另外再加八天海外受注賽事。我們為此表示非常失望,並對民政事務局的安排感到非常不滿,特別是民政事局無視增加賽馬日對社會和家庭的影響。根據民政事務局提交給立法會的參考文件(檔案編號:HAB /CR 1/17/99)[1],可見他們根本漠視社會賭風的嚴重影響:

一、民政事務局強行將馬季延長一天,此舉變相令傳統的歇暑期縮短。傳統歇暑期乃家庭共聚的時間,政府帶頭推動落實家庭不友善的政策,令人失望。

二、民政事務局無視現時一週已經有機會有五天供馬會開賭賭馬,竟然仍然在已經非常多的賽馬日上再增加賽馬日和受注海外賽事。賭馬表面上是一天的賭博,但不少賭徒花的時間心力根本不止一天,如此強行增加賽馬日變相令他們的家庭同聚時間再減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