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婚姻態度研究詳細數據

12/07/2016

1. 調查階段

研究分作兩個問卷調查部份,第一部份為「香港人婚姻態度」調查,委託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張宙橋博士、羅耀增博士及李德仁博士負責收集數據。第二部份為「香港基督信徒婚姻態度」調查,邀請基督教會參與調查。 

鳴謝

此報告特別鳴謝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張宙橋博士、羅耀增博士、李德仁博士、各電話訪問員及問卷輸入員,協助收集樣本資料。另外,鳴謝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的諮議小組成員對調查作出重要的回饋和建議,其中特別有幸得到李樹甘博士在統計學方法上的建議及指導。

本文會先敘述第一部份。

2. 「香港人婚姻態度」調查

2.1. 目的

調查旨在了解:

1)對婚姻信念、養育後代、婚姻制度的取態;

2)不同受訪特徵如何看待上述三者取態;

3)上述三者之間的關係;及

4)比較不同家庭狀況者的生活滿意程度。

2.2. 日期及對象

調查於2015年12月至2016年3月期間進行,對象是18歲以上、過往三個月主要居於現時居所的香港居民。

2.3. 樣本及抽樣方式

調查委託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張宙橋博士、羅耀增博士及李德仁博士,在本中心研究員設計問卷後,再經由三位博士的檢測修正問卷。確定問卷後,張博士安排工作人員以既定機制及既定訪問文字稿進行電話隨機抽樣調查。在電話訪問進行期間,工作人員及受訪者均對委託單位及研究背景並不知情。調查以住宅電話訪問進行,樣本以簡單隨機抽樣方法(simple random sampling)抽選出來,對象是18歲以上香港居民,有效樣本為2,051個。

2.4. 研究工具

問卷共有40條問題,分為6部份,分別是婚姻信念取態、婚姻制度取態、養育後代取態、生活滿意度、生活範疇滿意度及基本資料。所有量表採用了李克特量表(Likert scale)的五點量表(five-point scale),由1(非常不認為)至5(非常認為),3為中立。表A1顯示了各取態量表的信度(Cronbach’s Alpha Reliability)。

表A1    各取態量表的信度 

明光社

2.5. 數據處理

在進行問卷調查後,本中心從受委託單位取得研究的原始數據(clean raw data),方以SPSS 20.0進行統計學分析。

分析裡採用了各種統計學測試。受訪者特徵與各項取態的比較中,使用了虛擬變數迴歸分析(dummy variable regression analysis),透過控制各項獨立變數(independent variable),以模組觀察各變數的互動。在各取態因子比較中使用了簡單迴歸分析(simple regression analysis),觀察它們之間的關係。相關分析方面,用上皮爾遜相關係數(Pearson’s r Coefficient)。本報告以雙星號(**)表示該係數於p值少於0.01;單星號(*)則表示該係數於p值少於0.05,兩者意味著在統計學上均有顯著差異(significant different)。

在處理某些變項時,研究員會將「無意見」或「拒絕回答」等幾個項目歸納為「系統遺漏值(systemic missing)」。

由於樣本加權及小數點約數緣故,數據分析中的百分比總和,不必然得出100.0%。

2.6. 樣本加權

本部份原始數據按照政府統計處提供2015年年中全港人口年齡及性別分佈初步統計數字,以加權(weighting)方法作出調查,可參考表A2。若未有標明為加權前數字,報告內的一切數據均以加權後樣本為準,而加權後的總計項數均不會列明。

表A2    樣本加權前後百分比及統計處人口數字比較列表 

明光社

2.7. 限制

根據通訊事務管理局辦公室提供截自2016年2月的數字,以住宅固定電話線總數除以本港住戶數目所得的「住宅固定電話線滲透率」為94.83%。雖然表面數字反映住宅固網電話的滲透率相當高,但不能排除其中有不少為非住戶的固網電話。現時「按人口計算的流動電話服務用戶滲透率」為228.7%,我們估計,近年較年輕的家庭組合、或以租住為主要住屋模式的受訪對象,因已擁有可聯絡的流動電話,較少考慮申請住宅固網電話。這狀況或影響抽樣的隨機性,因而降低接觸到該類受訪者的機會,相對較大機會接觸到較長時間留在家中的半職人士、已退休人士或主理家務者。
 
此外,樣本中15-19歲及20-24歲的受訪者數字分別為6和37,因數字太少,若進行加權,意見會被不成比例地大幅增加,因此最後排除該43個個案,而受訪群體則收窄至25歲或以上的香港居民。

2.8.調查結果

2.8.1. 受訪群體基本資料

表A3顯示了受訪群體的各項基本資料的百分比。

表A3    受訪群體基本資料百分比列表

明光社

2.8.2. 婚姻信念、婚姻制度及養育後代取態

表A4顯示了受訪者整體取態的百分比、平均值及標準差。

表A4    受訪者整體取態百分比列表 

明光社

認為「現行婚姻制度過時守舊」的受訪者中,較多人支持男女同居制度化、同性同居制度化、以及修改婚姻法中性別要求。表A5顯示了受訪群體取態的交互列表。

表A5    傾向認為現行婚姻制度過時守舊的受訪者對各婚姻制度取態的百分比列表 

明光社

2.8.3. 各項取態的因子分析結果

就20項取態進行探索性因子分析(Exploratory Factor Analysis, EFA)。各變數間的共同因子分析值(Kaiser-Meyer-Olkin, KMO)=0.843;而Bartlett’s Test of Sphericity得出,chi-square=24297.123; d.f.=190; p<0.001;相關矩陣的決定因素(Determinant of correlation martrix)=6.355E-006。以上結果均顯示此部分適合進行探索性因子分析。然後,採用最大相似估計(Maximum-likelihood estimate)得出五項因子,並能夠解釋總變異數(total variance)的60.6%。有關因子的詳細項目及因子負荷(factor loadings),見表A6。以加權總和得分方式(Weighted Sum Scores Method)計算出五項因子,並分別被界定為:

因子一:對婚姻信念

因子二:修改性別要求及同居福利

因子三:修改人數、血緣、年齡規範

因子四:父母對後代的重要性

因子五:婚姻與後代的關聯

五項因子的基本數據詳見於表A7。五項因子之間的相關係數r詳見於表A8。

表A6    五項因子的項目及因子負荷

明光社

表A7    五項因子的平均值及標準差列表

明光社

表A8    五項因子之間的相關係數r

明光社

2.8.4. 受訪者特徵與三項取態的比較

透過虛擬變數迴歸分析,控制受訪群體的年齡、婚姻及養育狀況、信仰觀、性別、教育程度,以觀察不同特徵與對婚姻信念取態的差異。表A9顯示了女性、不論有何宗教,感到信仰重要的受訪者,整體地更認同各婚姻信念。表A10顯示了不同性別和信仰觀所得的平均值差異並不算大。

表A9    不同特徵與婚姻信念取態的虛擬變數迴歸分析結果

明光社

表A10    按性別及信仰觀分類的婚姻信念取態平均值比較列表

明光社 

透過虛擬變數迴歸分析,控制受訪群體的年齡、婚姻及養育狀況、信仰觀、性別、教育程度,以觀察不同特徵與養育後代取態的差異。表A11顯示了,女性比男性更認為父母親對兒童成長的影響重要;較年長的、已婚有子女的、看重基督教信仰的、及傾向無神論的受訪者更認為婚姻與養育後代是有關聯的。表A12顯示了不同性別、年齡、婚姻及養育狀況、信仰觀所得的平均值差異並不算大。

表A11    不同特徵與養育後代取態的虛擬變數迴歸分析結果

明光社

表A12    按受訪者的特徵分類的養育後代取態平均值比較列表

明光社

透過虛擬變數迴歸分析,控制受訪群體的年齡、婚姻及養育狀況、信仰觀、性別、教育程度,以觀察不同特徵與婚姻制度取態的差異。表A13顯示了,對於修改婚姻法中的人數、年齡、血緣要求,不同特徵之間的取態並未有差異。而看重基督信仰的、教育程度愈低的、較年長的受訪者整體地傾向更不認為要修改婚姻法的性別要求及推行同居制度化。表A14顯示了不同年齡、教育程度、信仰觀所得的平均值差異並不算大。

表A13    不同特徵與婚姻制度取態的虛擬變數迴歸分析結果

明光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