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抗疫「大時代」

陸君樂   |   本社前性教育項目主任,曾任記者、懲教、保安、軍人,現職算是「商人」,近年常穿梭港加兩地工作。其後在英國取得刑事司法及保安管理碩士,並完成MBA課程。
25/05/2021
專欄:有情無國界 (*所有文章只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地區:加拿大

由於變種新冠病毒殺入社區,今年3月初加拿大疫情開始反彈,約一個半月間,自每天約3,000新個案攀升至近9,000,各省遂於4月初開始收緊防疫措施,其一主要政策便是封城。


丁蟹知我心


在筆者居住的安大略省政府宣佈封城翌日,當地粵語圈各社交平台及群組內便流傳一條由電視劇《大時代》截出來的13秒視頻,講述鄭少秋飾演的丁蟹坐在石階上,跟身旁的母親吐苦水:「我覺得自己好折墮,無晒自己,每日唔係屋企就超級市場,唔係超級市場就屋企,行來行去都係呢兩撻地方,行遠啲又驚差佬拉……」


其實這段視頻是在2020年4月初,爆疫不久後由秋官女兒欣宜放上網的,但不久便人氣不繼,應該是因為當時內地大規模封城已完結,比起世界各地,中港疫情並不算嚴峻。香港至今未曾實施過封城,反倒是加拿大安大略省正進行第N次封城,而其日常生活就完全如丁蟹所述般「每日唔係屋企就超級市場,唔係超級市場就屋企。」


例如不少朋友都已經不用外出上班多時,很多僱主實施WFH (Work from Home在家工作)政策一年有多,即使如筆者般要交貨給客人,都是在店外的露天停車場交收或送貨至客人家門外放下轉身便離開以減低感染風險。故此對當地華人來說,丁蟹的視頻正正笑中有淚,完全表達出其內心所想,但香港人則感受不大。


當然比起內地的嚴謹和力度,加拿大的封城只算是小學生程度,例如市民仍有任何時候都可外出採購必需物資的自由,封城其實只是停了食肆堂食、再次收緊室內外聚會人數、不可往別家作客、外出時同一輛車內必須是同屋住的人、暫停售賣非必需商品(例如Walmart或一元店等商舖可賣食物、清潔用品等生活必需品,但時裝、玩具、電子產品部等則拉上封條直至封城結束)、暫停非必需服務(如健身中心、美容院)諸如此類。封城之初,安省政府連戶外活動如室外遊樂場等都完全禁止,但在民意強烈反對下數天後亦轉軚,容許戶外活動但不可聚眾。


警隊違旨?


此外,封城令賦予各警隊更大的權力,例如巡警可以懷疑市民並非出外採購必需品、並非進行必需活動(例如上班或求醫)、進行非法聚會等理由而截查車輛,但安省不少警隊在省政府宣佈封城及頒佈「居家令」後不久便紛紛自行說明並不會就此而加特別強截查力度,[1] 間接和省政府唱對台。


如果不了解加拿大的警察制度,警隊不協助省政府執法看似是「抗旨」,但其實加拿大大部份警隊都是據市而設,大城市如多倫多、渥太華、約克區等均有自家警隊,安大略省雖亦有「省警」(OPP),但卻管不到數個主要大城市的「內政」,而封城令由省政府頒佈,故部份警隊並不是百分百服從省政府指示亦不足為奇。在安大略省,通常是一些幅員廣大、人口較少或經濟力不足的地區因養活自家警隊不划算,省警才參與管治,此外最常見省警執行職務便是於省內的高速公路處理交通事件了。


話說回來,秋官所講的「行遠啲又驚差佬拉……」在加拿大其實不用太擔憂的,除非是室外聚眾。


絞盡腦汁避酒店


加拿大另一招防疫策略是由今年2月下旬起,經國際航班入境人士需要在機場進行採樣檢測,然後入住政府指定的檢疫酒店二至四天等報告,如結果屬陰性便可回家或前往預先向政府申報的地址繼續餘下十數天的隔離,陽性便會被移至政府指定的隔離設施接收治療。


乍聽之下這措施和入境香港後入住酒店的隔離政策十分相似,只是日期縮短了而剩下日子於自己家中執行,但部份回國入境的加拿大人會因為(最少)三個理由而不願遵從這政策,分別是:1) 希望省下住宿酒店的費用、2) 擔心在檢疫酒店染疫、3) 不認同因為防疫而剝削公民回國的權利。[2]


不少加拿大人原本對回國入境的酒店隔離政策並不太反感,引致不滿的是原本平均100加元(約640多港元)一晚的酒店房價,在政策實施後竟漲至每晚400元左右(約2,600港元),[3] 再加上需要取得登機前72小時檢測報告(200多加元〔約1,300港元〕,但主要視乎當地化驗所收費而定,報告結果陰性才可上機)及入境檢測費(約200多元,不過這跟香港不同,加拿大的機場採樣檢測是入境人士自費的),回國入境需額外付1,800多加元(稅後),這價錢(約11,600港元)可買多一張香港 - 多倫多來回機票)。但如果按政策實施前的酒店房價,最少可省下1,000加元左右,而香港比加拿大早兩個月實施強制酒店隔離政策,但酒店房價變化不大。


第二,加拿大人「擔心在檢疫酒店染疫」亦不無道理。就在這個5月,多倫多已有三間檢疫酒店爆疫(交稿前),[4] 合共逾20名員工確診,所以對這方面有所憂慮實在合理;而「剝削公民回國的權利」的邏輯是:如果公民無錢預約酒店和做兩次檢測(一次是登機前72小時,另一次是落機後機場內的檢測),便不能返入國境,在一些很堅持公民權利的加拿大人眼中,這是不可接受的。


為了逃避或抵制於全國四大國際機場執行的酒店隔離政策,不少加拿大人絞盡腦汁,例如乘私人飛機入境於細機場降落、[5] 由美國陸路入境、[6] 寧願交罰款都不願住酒店(罰款起初只是800多加元〔約5,100港元〕,精明人士立刻發現交罰款比入住酒店更便宜,故此政策實施初期更多人以此方法避檢,後來罰款加至3,000加元〔約19,000多港元〕)、於沒有發過告票的卡加利及滿地可國際機場入境(加拿大至今約發了800張違反酒店隔離政策告票,當中76%於多倫多國際機場發出,24%於溫哥華國際機場發出)、[7] 最後最簡單的招數便是「博」政府發告票「甩轆」,成為漏網之魚而免遭檢控。


接種態度大不同


「疫情暴走、封城、略見曙光、解封、疫情又暴走……」這是加拿大不少城市過去一年多的循環模式,稍為不同的是今年多了疫苗接種。筆者在港加兩地均有不少親朋戚友,但對接種疫苗的態度卻截然不同。


按官方數字,安大略省至5月17日已為市民接種約700萬劑疫苗,[8] 佔全省近50%人口,全國的接種比例則近39%,[9] 同日香港為市民接種了近200萬劑,[10] 佔全港人口約26.7%。如果按筆者的個人社交圈子,這差距更大。加拿大的親朋(都是華人)近90%都明言如果有得打(疫苗),都會去打,除非健康不允許,當中過半亦已接種疫苗,但香港的親朋則相反,言談中聽得最多的是「再觀察耐一下吧」,實際去了接種的寥寥可數。


和港府相比,加拿大政府並不算太落力宣傳接種疫苗,頂多是總理、省長市長等人去打針時拍照見報,廣告都不多,但加拿大人較熱心去打疫苗,其一原因是「緊張度」,包括疫情及疫苗供應這兩方面的緊張情況。


加拿大聯邦政府於去年已向國民宣佈採購了「大量」疫苗,但因為並非本國生產,再加上全球各地疫情反覆,由2020年12月中為89歲婆婆Gisele Levesque接種全國第一劑疫苗後,供貨情況斷斷續續,如果生產地本身疫情告急(如歐洲),更會扣貨停供。故此全國疫苗接種需按部就班,接種群組主要按齡而分,由年長到年青,亦視乎職業和新冠肺炎的危險關連度,並按郵區編號配給每區的疫苗額(地大人少,需預防浪費),所以並不是想打便有得打。再加上3月初疫情開始反彈,大部份人都會密切留意著自己的年齡組別和郵區編號「幾時輪到我」,坊間「渴針」心態頗普及。


反觀香港這個人口密度全球排名數一數二的城市,疫情尚算穩定,市面大部份活動如常,故不少市民認為只要做好個人衛生、戴好口罩、留意疫情動向、政府做好邊境把關,病毒便會遠離,毋須再冒險打疫苗。這想法亦不無道理,事實上香港過去一年半便是這樣走過來。截至5月中,香港感染人數全球排名148 (美國第一、加拿大排22),如按感染人數對人口比例,排名再往後至173名 / 0.16%人口感染 (美國第十 / 10%人口感染、加拿大排80 / 3.5%人口感染),[11] 亦無疫苗不足問題,雖然偶有爆疫,但大都很快便受控,因此「靠疫苗改善或解決疫情」的想法和迫切性較低。不過防疫表現固若金湯如台灣亦在近日失守,到民眾希望接種疫苗時才發現全島只有30多萬劑英國阿斯利康(牛津)疫苗,現在都不知打不打好了(安大略省現已因血栓風險而停止為市民接種該款疫苗)。故此甚麼時候接種疫苗是每名市民都需詳細考慮的事宜,值得大家思考。



[1]  “Ottawa police not conducting random stops under new Ontario powers to enforce stay-at-home order,” CTV News, last modified April 16, 2021, https://ottawa.ctvnews.ca/ottawa-police-not-conducting-random-stops-under-new-ontario-powers-to-enforce-stay-at-home-order-1.5391311.

 


[2] Ahmar Khan, “'I...refused to stay in a hotel because I’m a Canadian citizen': Nurse draws ire after refusing COVID-19 test, quarantine at Toronto Pearson International airport,” yahoo! news, last modified March 18, 2021, https://sports.yahoo.com/covid-19-nurse-refuses-pearson-airport-toronto-canada-quarantine-225806049.html.

 


[3] Daniel J. Rowe, “'Too much for me,' woman records herself leaving airport after refusing quarantine hotel stay,” CTV NEWS, last modified March 25, 2021, https://montreal.ctvnews.ca/too-much-for-me-woman-records-herself-leaving-airport-after-refusing-quarantine-hotel-stay-1.5361683.

 


[4] 三間酒店分別是Hampton Inn & Suites (Mississauga), Holiday Inn (Toronto International Airport), 及Crown Plaza (Toronto Airport)。

 


[5] 〈富豪私人飛機降落小機場 入境加拿大避酒店隔離〉,《香港經濟日報》,2021年5月14日,網站:https://inews.hket.com/article/2957609/富豪私人飛機降落小機場%20入境加拿大避酒店隔離(最後參閱日期:2021年5月24日)。

 


[6] “'More people are catching on': Travellers using U.S.-Canada land border to avoid quarantine hotels,” CBC, last modified 23 April, 2021, www.cbc.ca/news/canada/border-land-crossings-1.5994627.

 


[7] Brooklyn Neustaeter, “Nearly 800 fines issued to returning travellers who refused to quarantine,” last modified May 12, 2021, https://www.ctvnews.ca/health/coronavirus/nearly-800-fines-issued-to-returning-travellers-who-refused-to-quarantine-1.5424675.

 


[8] “Today’s coronavirus news: Ontario surpasses 7 million vaccine doses over weekend; U.K. says variant first identified in India is likely to become the dominant strain,” TORONTO STAR, last modified May 16, 2021, https://www.thestar.com/news/canada/2021/05/16/covid-19-coronavirus-updates-toronto-canada-may-16.html.

 


[9] 由於有關數字會不斷更新,因此文章的數字跟網站顯示的有所出入。“National vaccination coverage,” Government of Canda, last modified May 21, 2021, https://health-infobase.canada.ca/covid-19/vaccination-coverage/#a3.

 


[10] 〈新冠疫苗累計接種逾198萬劑〉,政府新聞網,2021年5月17日,https://www.news.gov.hk/chi/2021/05/20210517/20210517_220744_987.html(最後參閱日期:2021年5月24日)。

 


[11] “COVID-19 CORONAVIRUS PANDEMIC,” WORLDOMETER, last modified May 24, 2021, https://www.worldometers.info/coronavir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