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跨性別言論惹爭議 J.K. Rowling面對的挑戰

張勇傑   |   明光社高級項目主任(性教育)
24/11/2020

衞生署推行子宮頸普查計劃,呼籲25至64歲而曾有性經驗的婦女,不論婚姻狀況,都應該定期接受子宮頸癌篩查。這是正常不過的健康保健訊息,但在今天跨性別運動的意識形態下卻有可能成為歧視言論的指控。因為跨性別運動認為性別是按個人主觀心理性別所定,子宮不再限於女性所擁有,在跨性別運動的意識形態下,或許會要求將上述的呼籲中的「婦女」改為「有子宮的人」,才符合他們的論述,因為在他們的意識形態下,女跨男的跨性別人士不是婦女,但她們也有子宮,所以需要接受定期檢查。外國媒體已充斥著這些政治正確的言論,而如果有人敢背其道而行,將面對來自各方的指責與攻擊,最近的一位受害人就是《哈利波特》(Harry Potter)的作者羅琳(J.K. Rowling)。

明光社

2020年6月羅琳在社交媒體轉載一篇名為“Creating a more equal post-COVID-19 world for people who menstruate”(新型冠狀病毒病疫情之後,為有月經的人建立一個更平等的世界)文章,羅琳似乎不認同此說法,表示肯定有詞語可以取代「有月經的人」,她更創造了三個類似women(女人)的字——「Wumben?Wimpund?Woomud?」似乎在暗示女人一詞已變得模糊。[1]

羅琳的言論隨即引發爭議,認為她的意思是「有月經的人才是女人」。不少網民指出停經後以及切除了子宮的女性,即使沒有月經也是女性,而女跨男的跨性別人士也會有月經,而男跨女的跨性別人士則不會有月經;所以質疑月經並非女性獨有,亦不應以此方法來界定性別。網絡上的言論一面倒地指責她歧視跨性別人士,並對跨性別人士造成傷害,當中公開與她「割席」的還包括一眾《哈利波特》電影的演員,飾演哈利波特的男星丹尼爾烈格夫(Daniel Radcliffe)就公開表示:「跨性別女人都是女人。」此外,有學校原本打算以羅琳的名字作為學社的名字,但後來都取消了原初的計劃,[2] 也有遊戲公司製作以哈利波特魔法世界為背景的遊戲,也特意註明羅琳沒有參與遊戲的創作。

羅琳一直都是同性戀運動的支持者,在她筆下的《哈利波特》小說中,那位備受尊崇的魔法學校校長鄧不利多(Albus Dumbledore)就是一位同性戀者,[3] 但她卻不認同現今跨性別運動的意識形態,反對以心理性別(gender)取代生理性別(sex)。她多次發表反對跨性別運動意識形態的言論,並因而多次受到非議和抨擊。

羅琳為自己辯護,指出如果生理性別不是真實,那就沒有同性性吸引這回事,那麼在世界上真實生活的女性也會因而被抹去(erase)。她指自己愛護跨性別人士,只是認為抹去性別(sex)概念同時會令許多人無力有意義地討論他們的生命,並強調自己道出真相而不是仇恨。[4]

羅琳亦在網上發表了一篇長文章,解釋她一直關注跨性別運動的原因,並提出對現今新跨性別激進主義(new trans activism)的五大憂慮。[5]

  1. 她創立的慈善基金會一直關注婦女和兒童福祉,同時也支援女性在囚人士,和家暴與性侵犯事件的倖存者。她認為新跨性別激進主義提倡以主觀心理性別(gender)取代客觀生理性別(sex),對她一直所堅守的原則帶來極大的影響。
  1. 作為前老師及兒童慈善組織創辦人,她關注跨性別運動對教育及保護兒童方面的影響。
  1. 作為一個曾經被多方留難的作家,她關心並致力捍衛言論自由。
  1. 她留意到希望變性的年輕女性人數正在激增,而另一方面,愈來愈多選擇了變性的年輕女性後悔採取了某些步驟,想要返回原來的性別,然而這些步驟在某些情況下已經奪走了她們的生育能力,讓她們的身體無法回復如初。她同時指有研究指約有60%至90%的患有性別焦躁症的青少年,長大後其性別焦躁感覺會自然消退,不再需要變性。
  1. 她公開曾被家暴及性侵犯的往事,並希望為女性爭取一個安全的空間,這也是她十分關注的一點。

羅琳希望跨性別女性得到安全,而同時亦希望少女及女性的安全空間不會因而遭到削弱。現時英國的「性別承認法令」容許申請人在沒有接受性別重置手術及服用荷爾蒙的情況下,更改法定性別。羅琳指出這是讓女性浴室和更衣室的大門開啟,讓任何相信或覺得自己是女性的男性可以進去,即是對所有想進去的男啟了大門。她認為這只是簡單的道理。

她得悉蘇格蘭政府有意推行具爭議性的性別承認法例,她昔日被性侵的痛苦回憶再次湧現,並對政府輕率地處理女性的安全,感到憤怒及失望。雖然她面對無數令人不愉快的抨擊,但她仍然拒絕屈服,繼續捍衛言論自由及保障人們能安全地使用單一性別空間的權利。

性別應以客觀生理性別來判是簡單不過的基本常識,但今天公開表達這種想法會被說是散播仇恨言論。如要將跨性別意識形態強加於社會,只不過是強迫社會上的人一同指鹿為馬。同性戀運動與跨性別運動一直高舉包容的旗幟,但卻包容不到反對的聲音,當有人提出異議,即使提出的人是他們昔日的同路人,也一樣會遭到嚴厲抨擊,讓反對的聲音在主流媒體上消失,這種意識形態的批鬥,不正是性小眾人士在過去一直被打壓的方式嗎?

 


[1] 〈【「有月經才是女人論」哈仔妙麗都唔撐?羅琳自揭曾遭性侵經歷反擊〉,《香港01》,2020年6月12日,網站:https://www.hk01.com/即時娛樂/484771/有月經才是女人論-哈仔妙麗都唔撐-羅琳自揭曾遭性侵經歷反擊(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10月13日)。

[2] “JK Rowling trans row: School renames house over trans tweets,” BBC News, last modified June 11, 2020, https://www.bbc.com/news/uk-england-sussex-53008122.

[3] 周雪君:〈看不出鄧不利多是Gay?J.K.羅琳:也許因同性戀者就是跟所有人一樣吧〉,關鍵評論,2015年3月26日,網站: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4516(最後參閱日期:2020年10月13日)。

[4] J.K. Rowling’s Twitter, last modified June 7, 2020, https://twitter.com/jk_rowling/status/1269389298664701952.

[5] J.K. Rowling, “J.K. Rowling Writes about Her Reasons for Speaking out on Sex and Gender Issues,” jkrowling.com, last modified June 10, 2020, https://www.jkrowling.com/opinions/j-k-rowling-writes-about-her-reasons-for-speaking-out-on-sex-and-gender-issues/.